初?#28023;?#27993;江省宁波市象山县象山石浦镇延昌码头还不算繁忙,渔船整整齐齐地靠在岸边。随着一阵咸腥的海风,水面荡起了涟漪,等候在码头的民众开始朝海岸走去,“象农渡98”号渡船靠岸了。

  从延昌码头到对面的铜钱礁?#28023;?#20056;船时间不到十分钟,而“象农渡98”号渡船是岛上?#29992;?#20986;岛的惟一交通工具。

  吴爱图是这条农渡船的船长,也是宁波惟一一个农渡船女船长。在铜钱礁?#28023;?#23478;家户户以海为生。作为家中长女,17岁那年,吴爱图?#36864;?#29238;亲开船出海。

  船上的日子单调乏味,看到其他朋?#35759;?#20986;去玩,17岁的吴爱图也充满了向往。可是,渡船是整个岛上民众出行惟一的交通工具,船不开,这个小岛就会与外界失联。

图为“象农渡98”号渡船。 宋兵 摄图为“象农渡98”号渡船。 宋兵 摄

  从17岁登船掌舵,每天早上6时开船,晚上18时收班,一天平均来回30余趟,一年365天不间断,吴爱图至今运送了450万余人次。

  “这条航线,我哪怕闭着眼睛都能开。”吴爱图笑着说道。

  然而?#30475;?#24320;船,她都像第一?#25991;?#26679;全心?#24230;搿?#20174;最兴盛时每一趟船有八十人左右,到如今,铜钱礁岛只剩七八十位老人,而吴爱图仍然在这条农渡船上。

  吴爱图一家算是当地小有名气的“渡工世家”。她的父?#33258;?#32463;是一名渡工,一直到年老开不动船才作罢。而后,吴爱图又和丈夫一起驾驶渡船。

  和丈夫一起的那些日子像沙滩上的贝壳,又像海面上的波光,曾在吴爱图的记忆里闪闪发亮。直到2016年12月的一天,丈夫去救一个落水的乘客,再也没有回来……

  “完全没心思开船了,休息了一个多月。”彼时的吴爱图觉得天都塌了,这之后的日日夜夜,她辗转难眠,泪流干了,但她又回到了驾驶舱。

  30多个年头以来,这个几平方米的驾驶?#31449;?#26159;她的全世界。驾驶舱里只有小小的?#24213;?#21644;粉红色的闹钟,让人感觉到逼仄空间里的一点女性柔情。

  在海上航行,需要百分百的专注和冷静,因为有时候会很危险。

  “有一次涨潮了,一排船缆绳断了,直接漂过来了,当时潮水又急,那排船直?#21451;?#21521;我开的渡船,当时我赶紧掉头,用尽全力把船靠岸,所幸没事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况,吴爱图还是心有余悸。

  铜钱礁岛停靠了100多艘渔船,这对?#30475;?#20572;靠渡轮也是一个考验,但是吴爱图凭借精湛的技术、全神贯注的工作态度,30年来没出过一?#38382;鹿省?/p>

  渡船采用的是“以渡养渡”和承包经营的模式,由于没有换班的渡工,这么多年来,一年365天吴爱图一天也不敢休息。

  2018年8月,象山港航管理部门对农村渡运实行了改革。改革后,吴爱?#21363;印案?#20307;户”变成了“企业职工?#20445;?#21442;照国企标准领取工资、享受社保,彻底解决了后顾之忧。

  “工资收入增加了,还能保证休息,这让我更加热爱和珍惜这份工作。”吴爱图说,“人生已经走过了三分之二,剩下三分之一我想自己支配。”

  再过一年,吴爱图就可以退休了,而彼时女儿也大学毕业了。双手轻抚方向盘,她说道:“我想去看看世界,看看别的地方的渡工是怎么工作的。?#20445;?#26519;波 宋兵 毛沄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