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5日下午2点左右,在诸暨到杭州的路上,发生了惊险一幕——

  一名年轻的90后妈妈在副驾驶座摇下车窗,怀里抱着2个月大的孩子,声嘶力竭地朝着旁边一辆浙江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急救中心的车喊道:“救命!救命!”

  急救车司机一看,还以为这位妈妈遭到了劫持。这时,两辆车都紧急靠边停了下来,这位妈妈抱着孩子飞一般地跑出车,来到急救车前,车内的孩子的爸爸和外婆也跟着出来。

  只见年轻妈妈急切地朝车里问:“有没有医生?有没有医生?救救我的孩子,她快不行了!”急救车上的跟车医生陈军津闻讯连忙下车,他看到妈妈手里抱着的小孩?#25104;?#21457;青,妈妈说,孩子在路上吃奶呛咳了两次。

  陈医生是第一次在路上遇到这种情况,一时间不知所措。那天,他刚从永康人民医院接了一名32周的新生儿,新生儿怀疑患有先天性?#33041;?#30149;,在当地医院做了无创辅助通气后,还是有风险,经医院联系,转到浙大儿院。当天上午接到对方医院的电话后,陈医生经过?#24613;福?#22312;浙大儿院的新生儿转运车上放置好监护设备和暖箱,于10点多从杭州出发, 1点多赶到永康,顺利接上这名新生儿,为他做了气管插管后放入保温箱,返程回杭州。

  上面这惊险的一幕就发生在陈医生所在的新生儿转运车回杭途中。收到年轻妈妈的求助,陈医生第一时间给孩子做了吸氧等简单处理,孩子情况渐趋平稳。

  但接下来怎?#31383;歟?#38472;医生顿时陷入了两难的?#36710;兀?#36710;上已经有一个孩子了,情况比较稳定,虽然有一个备用氧箱,但转运车还没在没有提前?#24613;?#30340;情况下临时带上另一个孩子。

  容不得陈医生细想,时间就是生命。他综合评估之后,和车上孩子的爸爸对视一眼,当下做出了决定:带两个孩子一起回杭州。

  最后,两个孩子都平安到达了浙大儿院滨江院区。目前,他们在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(NICU)里的保温箱里正熟睡,?#37038;?#36827;一步治疗。

  90后妈妈回忆:

  满脑子只想着救我的孩子

  这天,快报记者在医院见到了这位年轻的妈妈,回忆前几天的情景,她仍感觉像做?#25105;?#26679;,“当时满脑子只想着救救我的孩子,根本顾不上路上危不危险,一下车我就朝急救车冲”。

  她说,孩子是早产儿,34周多出生,体重仅仅1.6千克,出生后孩子在永?#24213;?#38498;2个多月。最近出院回?#25671;?#21487;能是呼吸道感染,肺功能不好,孩子经常吃奶困难,她便想带女儿去浙大儿院看病。

  谁知,正在前去医院的路上,女儿呛奶了,缓过来后,又一次呛咳,这次,任凭她“死命掐女儿脚底板,掐得手都痛了,女儿仍然一点声音都没有,哭?#24576;?#26469;”。

  这可怎?#31383;歟?#31532;一次当妈妈的人儿六神无主,在开车的新手爸爸?#27493;?#34385;万分但没有办法。情急之下,他们看到了一旁正开过浙大儿院的车,大声求救。

  这对90后?#25913;?#35828;,孩子平?#21442;?#20107;,除了?#34892;?#24403;天的陈医生,还要?#34892;?#36710;上另一个孩子的爸爸,如果那位爸爸不同意,他们的孩子或许危险了。

  现在,双方的?#25913;?#20114;加了微信。而两个孩子安静地躺在NICU,他们不知道,这背后发生了怎样惊险但幸运的情节。

  浙大儿院15年来

  成功转运了2000多例新生儿

  浙大儿院新生儿科副主?#28201;?#26195;路主?#25105;?#24072;说道,医院从2004年开始新生儿转运,目前在省内已经成功转运过2000多个病情危重、需要上呼吸机的新生儿,其中最小的宝宝才500多克。这15年来,一次次转运都成功护送了一个个小生命。

  浙大儿院开展的新生儿转运,往往是省内其它医院遇到无法处理或疑难病情时,联系浙大儿院,由浙大儿院派出转运车,前往省内各地接上患儿。从浙北到浙中、浙南,只要当地医院有需求,转运车就会出动。

  一般来说,转运车都会提前在车上配备好抢救设备和医务人?#20445;?#36825;次陈医生在路上遇到的紧急情况,实属偶然的幸运。马晓路医师说道:“当天两个孩子中一旦有一个情况比较危急,车上设备有限,对任?#25105;?#20010;孩子都会有很大风险。”为此,在行车路上出现紧急情况,还是建议大?#20063;?#25171;120。

  通?#23545;?王雪飞